辣鸡洋的糖

丧心病狂的杂食
一般没有雷点
格瑞的老婆
楚子航的老婆
王杰希的老婆
咔吹 爆豪胜己的老母亲
大约是个段子手(。)

开屏王慧侦!这是第二季要来了吗!

动画这韩叶cp感也太强了吧
老韩:果然是你
看到一个弹幕:前面说无女主的傻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韩小拳拳捶你胸口哦

这ed怎么看都是出胜吧 啊!官方爸爸!

【周翔】语气词

  在电竞职业圈混久了,整天一惊一乍,难免会说点语气词。

  大部分职业选手——尤其是魏琛这样的早期老流氓,垃圾话更是连篇泛滥,几十句不带重样的,对此大家也都司空见惯,然后同流合污了。

  当然,周泽楷从来不说脏话,他话都说的少。

  本来吧,平时杜明吴启偶尔说点语气词,周泽楷也没觉得有什么,然而最近他有些在意语气词的应用了。


  孙翔本是从不说脏话的。

  孙翔嘴拙,没进职业圈之前在家一直被爸爸妈妈哄着,没接触过脏话,进职业圈之后也学不会骂人,人家骂他,他憋红个脸也只能顶多说句“反弹!”,杜明笑他:“翔翔啊你不会说垃圾话,队长更不会说,没法帮你,被人骂了你都还不了嘴。”

  孙翔理直气壮:“我们这是文明!”

  杜明嗤笑:“垃圾话可是咱们职业选手的基本技能,你们一个嘴拙一个话废的……”

  杜明突然停住,孙翔扭头一看,周泽楷静静站在自己的身后。

  杜明瑟瑟发抖,准备跑路。孙翔拉着周泽楷吧唧一口,嗤了一声:“哼,会说垃圾话又怎么样,还不是追不到唐柔妹子。”

  杜明,卒。

  不过话是这么说,孙翔跟这群人混久了,难免也会沾染一点。他学什么都快,垃圾话也包含在内。

  周泽楷买了大圆筒,孙翔:“我操周泽楷你代言的这个太特么好吃了!”

  周泽楷又打败孙翔,孙翔:“靠,本斗神下次肯定打得你屁滚尿流!”

  周泽楷给他准备了礼物,孙翔:“周泽楷你真他娘的是劳资的小可爱!”

  周泽楷:“……”

  周泽楷十分郁闷,他的孙翔居然就这么被带坏了,郁闷的周泽楷又去竞技场把杜明杀了一遍。他下定决定要帮助孙翔端正言行,严整作风。

 

  孙翔最近喜欢说“我日”。每次听到这句,周泽楷都皱眉。

  这天训练结束,周泽楷找孙翔准备严肃地教育一番。

  “孙翔你……”

  “孙翔我们打牌你来不来?”那边杜明突然嚷上了。

  “来来来!”孙翔扯着脖子应了声。

  “你以后不要说……”

  “来就快点啊!我们马上就开始了!”

  “我日你们等一下我会死啊!我特么跟队长说话呢!”

  “……”

  “不要说脏话了……”“你还来不来的啊!我们开始了啊!”

  “别别别!我马上就来!我日你们这是去打牌还是去投胎啊!啊队长你刚刚说什么?”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你不要说脏话了,不然有惩罚。”

  “翔翔我们开始洗牌了!”

  “马上!——哦好好好,不说不说,那我先去玩了。”孙翔光速跑掉了。

  “……”

 

   当晚,孙翔回去之后。

  “我日杜明这个坑,我跟他一边儿他就是猪队友,跟他不是一边儿的时候他又运气好得不得了。”孙翔气得把手机一摔。

  周泽楷沉默几秒后道:“孙翔,今天说的,不说语气词了。”

  孙翔一愣,想了起来:“哦哦!我不说了。”

  过了一会儿,孙翔吃着薯片看着叶修的对战视频:“我日叶修他是人吗?这他妈也行?”

  周泽楷:“……”

  不采取点手段是不行了。

  周泽楷走过去挡在孙翔面前,孙翔毫无自觉,一边偏头一边说:“周泽楷你干嘛?挡着我了。”

  周泽楷“啪”地一声关了电脑,拎起185的孙翔就往卧室走。

  “我日周泽楷你干嘛!”

  “……”

  “我日啊!你别激动!”

  “还日吗。”

  “……啊……我不日了我不日了!你别……”

  “还说语气词吗?”

  “……嗯……你慢点……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周泽楷粲然一笑:

  “我日。”

  “动词。”

  

翻到一波去年的改表情包233

【周翔】轮回(三)

  • 完结撒花!(bushi

  • 这一世完了 对不起那一句生生世世都在一起好像不算实现……(x)


  周泽楷是个谪仙。

  这谪的理由……自然是动了凡情。

  做仙多年,又被贬下凡了这么久,周泽楷当真可以说是心如止水四大皆空了,唯有一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扯着周泽楷的神经。

  这人自然是孙翔。

  当年孙翔是个新飞升的仙,不知怎的触到了向来寡情少语的周泽楷,两人居然就这样瞒着众人在一起了。然而当年不过是个刚飞升没渡劫的小仙,更何况是断袖之恋,玉帝盛怒之下要重罚二人,问起如何处置,玉帝叫来了月老。

  月老惶恐之下道:“孙翔骄矜,受挫多了会变坚忍,故当入轮回每一世受不同的劫;周泽楷情深寡言,让他带着这记忆在孙翔身边便是莫大惩戒了。”

  于是就有了如今每一世的周泽楷与孙翔。

  周泽楷早就知道,孙翔会有劫。每一世的孙翔都有劫。

  所以,那流言蜚语袭来,孙翔恶名缠身,被无端指控贿赂考官,被判终生不得为官时,周泽楷是有心理准备的。

  他早已预料,却无能为力。

  每一世的此时于他,便是最痛苦的刑罚了,而往往两人……并不得善终。

  孙翔崩溃了。

  周泽楷坐在他身侧,起身数次,不知如何安慰,又自觉此时并无立场去拥他,只能暗自握拳。

孙翔低着头,眼神空洞。

  “周泽楷,我没有。”

  “我知道。”

  “我真的没有。”孙翔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我信你……”周泽楷犹豫一下,伸手握住孙翔的手腕。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凭空污蔑我?”一滴泪水狠狠砸在周泽楷的手背上,滚烫滚烫的。

  “他们……嫉妒……”周泽楷本就不擅长说话,更不擅长安慰人,不知能作何安慰,也不知能为他今后作何打算,此时只能紧紧握着孙翔的手。

  “周泽楷,陪我去喝酒。”

  “好。”

  他知道,孙翔若是败给他,只是不服,若是落榜,还能休整劝慰卷土重来,但是如今,这仕途便是被判了死刑,孙翔这些年的努力,都随流水而去,本所期望的未来,更是忽然化为幻影。

  周泽楷没喝酒,他一直看着孙翔碗都没要直接抱着酒坛不分鼻子嘴地往肚子里灌,灌了咳半天,对着周泽楷傻笑。

  “哈哈哈周泽楷,这下我没法去超过你了,我没有办法做比你大的官了。”

  “不做官好啊,我可以回去做个纨绔……”

  “酒好啊,真是一醉解千愁……千……愁……”

  周泽楷嘴笨,说不出话俩,就这么看着他,看得揪心,悲哀自己现在连个立场都没有。

  终于,孙翔醉倒在周泽楷怀里,周泽楷轻轻抚了一下他的脸,俯身吻去了孙翔眼角的泪。

  到了店家要打烊,周泽楷掏了银子道了句不必找,便准备带着孙翔回去了。孙翔身材颀长,比周泽楷还高上一些,周泽楷费力地托起他,揽着肩扶着回了客栈。

  孙翔借着酒此时倒是不清醒地睡着,周泽楷帮他擦了身子将他抱到了床上,孙翔忽然神情激动梦中喊着“殿试”,喊着“状元”,周泽楷连忙过去,摸着他的额头,孙翔终于平静下来。

  “周泽楷……”孙翔含含糊糊地叫了一声。

  周泽楷忙贴上去:“我在。”

  “我……”孙翔在睡梦中又皱起眉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好像……心悦你……”

  周泽楷身子一顿,苦笑起来,笑着笑着周泽楷也笑不出了。

  床上了的孙翔睡梦中眼角划过一地泪:“……不过……”便是没有下文。

  若是……若是没有此事的话……甚至若是孙翔不如此优秀……而如今此番局面,以孙翔的性子定不会表明心意的,就算周泽楷表明,孙翔也断然不会接受。

  月老,真狠啊。

  第二天周泽楷在桌案上醒来时候,孙翔已不知去向,留下“不必寻我”的字条。

  周泽楷抱着肩上盖着的孙翔的披肩,站在床边,窗外一片繁华热闹,周泽楷只觉乏味无趣。

  殿试结果出来,状元果真还是周泽楷。周泽楷推了所有的恭贺,一个人闷在客栈里。

  “周公子,”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我们不是来道贺的。”

  周泽楷听出了喻文州的声音,便开了门。

  黄少天先凑了上来:“诶诶诶这么憔悴了还这么俊,真不愧是状元啊。”

  喻文州扯了一下黄少天示意他不要再说这些,对周泽楷道:“我们今天见着孙翔了。”

  周泽楷侧面让了让,示意他们进来。

  王杰希带着一坛酒,进门淡淡道:“上好的女儿红,”那双大小不一的眼微抬,又看了一眼魂不守舍的周泽楷,“不过……怕是今日借酒也浇不了愁了。”

  “我们……今日在醉春楼见到孙翔了。”喻文州犹豫一下,终究还是说了。

  “他看上去很是颓靡啊,也是嘛是个人都受不了他这样的打击啊,周泽楷你劝过他了没?应该劝过了吧,你跟他关系好,你劝都没用的话我们也没办法……哦也不对,你不怎么说话啊,要不我们再去把他拉回来劝劝?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那里……”

  喻文州无奈对黄少天道:“这无济于事的。”

  黄少天也没说话了。几人沉默片刻,一边的王杰希突然发话:“周泽楷,你心悦孙翔?”

  周泽楷一怔。

  黄少天瞪大了眼:“什么?王杰希你在说什么?他们都是男人啊!再说孙翔那不是还在醉春楼……”

  喻文州倒是捏着下巴点点头:“原来如此。”

  “诶等等,你原的是什么来,如的个哪个此啊!”黄少天摸不着头脑。

  喻文州没理他,关切看周泽楷的脸色。

  周泽楷没说什么:“没事……”

  见二人没再说话,周泽楷缓缓道:“我早已……有所预料了。”

  王杰希拿出酒:“若是现在解决不了,不如先醉一场。”

  黄少天正要答应,喻文州拦住了他对王杰希说:“我与少天今日有访客,不便多喝,只是稍微担心来看周公子一眼,现在王公子在,我们就先告辞了。”

  “诶?谁?”“魏先生之前听闻我们考上来信说要来讨酒喝。”

  “什么?老魏?他不是该来请我们喝酒吗……”

  喻文州说着辞了别就拉着黄少天走了,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留下王杰希和周泽楷大眼对大小眼。

  王杰希坐下倒上了酒开门见山:“周公子是仙人吧。”

  周泽楷猛地一惊,阴晴不定地看着他。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酒坛子:“我略懂相术。我猜……二位大约是因情被贬?”

  周泽楷点头,眼里波澜无惊。

  “于我们凡人来说,天意难违。”王杰希缓缓道,“我不知对你们仙人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于仙人,我们这些凡人所求的,怕是入不了你眼,但即使身为凡人……”

  王杰希顿了顿:“我若是心悦一人,与他在一起便足矣。”

“形是何人,身在何处都不足挂齿,倘若没有回应,看她一眼我也满足。”

  “我只是一介凡人,所说也只是我一己之见。若是能有所启思,我十分荣幸。”

  王杰希说完举杯敬了周泽楷,饮尽自己杯中的酒,便离开了。

  周泽楷坐在那里,自斟自酌,若有所思。

  

  后来,人们说起这年的进士们都啧啧赞叹,道那首辅喻文州行事利落,游刃有余,道那将军黄少天运筹帷幄,剑定天下,道那吏部尚书王杰希慧眼识人,秉公清明。

  只是不知当年本该最为风光却忽然辞了官的那位状元去了何处。

  有人说见过他在醉春楼门口的树下不知守着哪位姑娘,有人说见他在京城郊外造了个茅草屋归隐,有人说在某个水边的亭台上见了他,望着江上的某叶扁舟,忽然笑如春风。



【周翔】轮回(二)

  • 本来想这一段就把这一世的写完算了

  • 结果不知怎么写起了三英相会打酱油(x)于是失败了

  • 周翔粮不多啊……明明两只这么可爱(你个杂食闭嘴吧您嘞)


  孙翔盯着周泽楷,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着手点,决定从腰下手,他尽量轻柔地托起周泽楷的胳膊,让他向后轻轻倒一下,然后准备揽起他的身子抱上床,刚一发力,低头,看见一张带着刚醒的错愕的脸。

  孙翔穿着中衣抱着周泽楷愣愣地站在那里,还没打理的长发蹭到了周泽楷的脸,周泽楷忽然粲然一笑。

  “啊啊啊!”孙翔终于反应过来,“我我我我是想把你抱到床上去,不小心惊醒你了!我我我……对不起啊!” 

  周泽楷只冲他笑笑:“没事。”

  看了一眼窗外,周泽楷神色有些忧虑,整理了一下衣冠,便是不再会睡回笼觉了。

  抬头一看,孙翔正不停把自己的头发拆了重整,周泽楷移步过去,歪着头看他急躁地来来去去好几次,眼神温和带着笑意。

  “我帮你吧。”周泽楷终于走过去,试着问道。

  “啊?”孙翔一闹别扭,不服气道,“我能盘好的!”

  周泽楷表情不变:“今日揭榜,我们可以早些去。”

  “哦!对!”孙翔想起日子,便由得周泽楷接过他手中的梳子,帮他梳起头。周泽楷的手很漂亮,手指葱白纤长,动作轻柔力道恰到好处,孙翔想,这梳头什么时候能这么享受了。

  孙翔母亲有胡人血统,孙翔也生得身材修长,浓眉深眼,发尾有些微微卷曲,周泽楷握着他的头发,头发从指缝划过,他动作缓慢却熟练地盘好了孙翔的头发,全部收拾好后终于满意地笑了一笑,道了句“好”。

  “嚯!周泽楷你手真巧啊!”孙翔看着铜镜里比平日精神多了的自己,“你要是个大闺女我现在就去提亲!”

  孙翔丝毫没自觉失言,美滋滋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注意到周泽楷有些忧伤的表情。

  “那走吧!我们去看榜!嘿,我们肯定一下就找到了!”

  周泽楷一点头:“嗯,一起。”

  看榜的地方挤满了求官心切的士子们,其中不少都在昨晚的宴会上见过面熟。

  二人刚来,虽然不在最外围,却也看不清榜。看榜的学子们吵吵嚷嚷,从头找到尾,有侥幸在榜尾找到名字的欢呼雀跃,有找了好几遍没看到自己名字的悻然离去。

  周泽楷看到一个长相温和的年轻人从榜尾开始找,只看了一眼便笑着离去了。

  这人周泽楷也有印象,昨晚在一片对花柳之地的嘈杂声中,此人分析了一番天下局势,周泽楷听了心道妙极,上了心地记住了这人的名字——喻文州,一看榜尾那个,竟就是他,周泽楷心中疑惑,此人才华绝不该只在这个位置,但此人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这时候周泽楷就听到一个聒噪的声音从圈最里面传来:“喻文州我是第三!哈哈哈厉不厉害我就说我肯定不赖,诶你上榜了吧?我看你笑了你肯定上榜了,对你来说可真是不容易啊!那我们以后就要同朝为官了你要是现在给我买个糖葫芦什么的我以后多关照你啊!诶诶诶你走那么快干嘛你等等我!”一个锦衣公子从人群中挤出来跑去追喻文州了,留下周围一圈人叹息着摇头,几个识得的聊了几句这位第三名黄少天多么能说会道。

  前面终于走了一些人后,二人终于能看到榜首了,排在第一位的那个赫然是周泽楷的名字。

  不出意外,周泽楷扭头,孙翔看起来不太开心,虽然他就是那个第二,也没算提前在会试埋汰了自己那句“出不了一甲”,但就连个名头都没有了。

  “我以后还会超过你的!”孙翔无奈地说。

  “好。”周泽楷笑着答应,一想这时辰也差不多了,“一起吃饭?”

  “嗯。”孙翔没精打采的,此时正拼命想如何能超过周泽楷,在什么地方可以证明自己比得过周泽楷。

  两人就近找了家“泊远酒家”,刚坐下,就见隔壁桌正是喻文州和那个黄少天。

  “哟!那不是会元和第二吗!你们两个认识的啊,厉害厉害!”黄少天倒是先发现了他们,打了个招呼。

  “嗯。谢谢,你们也不错。”周泽楷点了点头,孙翔抬头,小声问:“这两个人是谁啊?”

  “喂我可听见了啊,我是黄少天,黄少天!”

  “谁啊?”

  “我名字就在你下面啊你居然不知道我?第二了不起哦!你看周泽楷都知道我!”

  这句话算是说得孙翔又郁闷起来,这个第二听起来刺耳极了,是啊自己只是个第二,上面还有个会元呢,现在就坐在他旁边,还在给他倒水。

  “少天,小点声。”喻文州温和按下叽叽喳喳的黄少天,一副“犬子莽撞您多担待”的表情对周泽楷道:“见笑了。”

  此时门口忽然一声小二的殷勤吆喝:“哟!王少爷,什么风把您可吹来了,里面请!”

  “不必了,就在这边就行。”随之进来的是一身着青衣的公子,长相倒是十分周正,唯独一双眼睛一大一小,十分显眼。

  “王公子,不嫌弃的话,一起?”喻文州笑着对那王公子说。

  “好。”王杰希也坐了下来,此人相貌气场一见便是富家公子,衣上带着淡淡的中草药味,举手投足都十分有教养。

  “在下王杰希。”王杰希环视一周,这几人他也都知道,“这可真是稀奇,前三全都齐了。”

  “何止前三,第四不也在此吗?”喻文州笑道。

  “你倒是可惜,”王杰希表情认真,“分明是个大才,不得不拘泥于这样的考试。”

  “过奖过奖。”喻文州也没否认,只礼节性谦虚了一下。

  对于这两人的讲话孙翔一头雾水,几人坐到一桌,便聊了起来。

  不知怎么,几个新科士子居然聊起天下大势,王杰希和喻文州一副慎重思考,仿佛比天子还忧虑,黄少天时不时插一句,偶尔竟能说到些不得了的重点。

  周泽楷和孙翔一个不爱说话一个不太懂这些,只在一旁围观。

  这么一谈,竟就谈到了傍晚。几人互道多相关照,便准备散去了。

  临到要离开,黄少天叫嚷着拉着孙翔就先在前面四处看了,喻文州叫住了准备抬脚去追孙翔的周泽楷,王杰希也留在后面静静看。

  “周公子,”喻文州换下那张笑脸,神情有些严肃,“你与孙公子关系可好?”

  周泽楷迟疑一下,还是点了头。

  “唉,”喻文州叹口气,“昨日那事……我们知他是恃才自信,但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那时人多嘴杂,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我们也不过是几个学子,帮不上什么忙,你也好留心别再被有心人抓了把柄。”

  “……嗯。”这事儿正是周泽楷这几日的心头刺。

  “若是……你可要受得住。”

  周泽楷点头,周泽楷受得住,他如何都受得住,他只怕孙翔受不住,那样他怕是受得住也不会好过。

  王杰希神情微妙地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周翔】轮回(一)

  • 此轮回就是六道轮回的轮回

  • 我要他们生生世世在一起!(突然发疯)


  孙员外家的宝贝儿子孙翔,是个神童。

  孙翔,三岁吟诗五岁作对,七岁先生说教不下去十岁读遍圣贤书,名句佳作张口便来,见景作赋行云流水,打小便是人家口中啧啧称奇的别人家孩子。

  爹娘宠着外人夸着,从没受过任何委屈,没听过一句揶揄,这样长大的孙翔自然是骄矜的天之骄子。

  那时候还没这么个词——捧杀。

  十三岁便过了乡试进京赶考的孙翔一派风光,却铩羽而归,然而回来虽失落,却不似从前读书那样随意,竟像是个真正苦读的书生早起晚睡,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不见客,不出访,忽然认真了起来。

  带着他出去的父亲知道是如何,搓着胡子一想,觉得是福不是祸,释然地由他去了。

  那时候他的考官是十六岁便连中三元的叶秋,那人看上去一脸懒散的样子,见了这十四岁的小才子,看似随意地出了几个对子刁难了一番,孙翔第一个张口便答,随后就得迟疑一下,最终对着那个“八刀分米粉”一筹莫展。

  “我见过比你神的神童,”叶秋笑,“不过你也不错,好好考吧。”

  然后这个考官就特地把孙翔踢下了榜。

  那时候孙翔不知考官良苦用心特意为之,回来看了叶秋的文章,倒是当真以为自己才疏学浅技不如人,回来便发起了奋,誓要一雪前耻。

  当十七岁的孙翔再次进京赶考时,已是意气风发,虽说当年在叶秋那里算是栽了,但如今孙翔苦读几年,已是今时不同往日,更何况孙翔如今意识到,像叶秋这样的人,得他一句“不错”大约已经算得上是豪杰。如今自己苦读四年不辍,那份恃才的骄矜倒是还没淡去。

  会试完榜还没出来,在京城自然要待上一待。一众才子相会,定是要客套客套在一起喝喝酒的,同去赶考的书生们聚在一起划拳赋诗,孙翔琢磨着这群人的诗,自问自己确实比他们强上许多。

  而事实上这些所谓同年大都比他大上许多,最老的一位看上去已近花甲,现在这些人谈着花街柳巷的趣闻,孙翔丝毫没有兴趣,只想找找有没有与他同龄的人好谈谈天。

  而环顾一周,此地唯一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是角落里一个相貌极好的青年,虽然在角落,但因这好皮相实在是难以不注意到。

  “你叫什么啊?”孙翔笑着坐在了那个人旁边。孙翔从不瞎猜,也不跟人瞎客套,一直被他父亲说“榆木脑袋”,倒是母亲想得开,道“翔儿待人心诚,这不可多得啊”,他父亲吹眉瞪眼:“早晚得出个幺蛾子。”

  此时那本无人问津的青年听了孙翔这毫无铺垫的话一愣,张口答道:“周泽楷。”

  是周泽楷!

  当年孙翔对于叶秋那句“比你神的神童”时极不服气,叶秋笑着拿出几张纸,孙翔一看,这文章浑然天成一气呵成,再一看,这画作泼墨肆意酣畅淋漓,每张都是上等佳作,下方都有着同一个落款:周泽楷。

  孙翔自然看得出这人水平在他之上,一问这周泽楷居然也不过比他大上一岁,孙翔当时按下狠心一半原因是要超越这个人。但周泽楷为人低调,平日里见不到流传的文章,但是那时候见到的,孙翔都记着呢。

  “我知道你!神童!”孙翔凑近周泽楷,“你过去的文章我见过,很厉害!”

  周泽楷一低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多谢。”

  “但是!”酒席吵闹,孙翔不得不凑近周泽楷的脸,在他耳边喷着酒气说,“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周泽楷一笑,沾染了孙翔口中热气的耳朵变得通红,他竟然说:“好,我等着。”

  后来孙翔嘀嘀咕咕说了好多,大约也是见到了曾经一度视为必须超过的人,头一次见到真人也有些激动,从赶考被叶秋嘲讽的时候知道周泽楷说到自己小时候贪玩抓蚱蜢时磕到脑袋回去还被骂,周泽楷从始至终都带着微笑看着他,不时应上一两句。

  “诶我发现你话真少啊!”孙翔说完看了一眼周泽楷的俊脸,“长这么俊要是能说一点不知多少姑娘争着抢着要嫁呢。”

  “没……你也好看。”

  “孙公子!还划拳不?”那边叫了声,孙翔应了声:“来来来!”冲旁边周泽楷一笑:“我先去那边了。”

  周泽楷点了头,孙翔就又投入到一片喧嚣中了。

  酒过三巡,平日里苦读无处发泄的傲气在众人面上的互相吹捧中逐渐膨胀,孙翔听不出人家的话中话,真当人家都真心欣赏他,也毫不掩饰对自己才情的骄傲,喝到兴头上,竟一语惊人:

  “诸位!我孙翔定出不了一甲!”

  其实本来孙翔想说状元定是我孙某,但是想到周泽楷,话到嘴边还多了个余地。

  顿时一阵吸气声,继而有调笑的,有奉承的,也有在心里记上一笔没说话的。

  周泽楷听了这话,看了孙翔一眼,他带着醉气,一双桃花眼带着些魅与骄,周泽楷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孙翔说罢依旧谈笑风生,而面上众人还是该如何如何。

  宴席散去,孙翔有些晕,周泽楷没怎么喝酒,上去扶了他一把。

  “多谢……”孙翔有些站不稳,“周泽楷你晚上住哪儿啊,要是顺路就送我一程吧……”

  “好。”

  “我在荣耀客栈,”孙翔醉眼朦胧地瞟了他一眼,“要是太晚你也可以住下……我那个房间还挺大的……”

  “嗯。”

  随后孙翔仿佛放心了一般醉了过去。

  第二日醒来时,孙翔在自己的房间睁眼,扭头就看到了趴在桌案上的周泽楷。周泽楷的面庞还是那样清冷俊美,不过此时趴着的样子倒是真只是个普通的少年的样子,孙翔挠挠头,想着叫醒也不是,趴着睡又不太好,在房间苦恼踱步一会儿,终于决定——把周泽楷搬到床上让他好好休息。


【韩叶】麦霸韩文清

  • 请无视歌所带来的时代bug_(:3」∠❀)_

  • 互怼那段是在网易云“一不小心杠上的歌名”歌单里面找的

 

  被妖魔化的凶神韩文清大大,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是一个麦霸。

  这事儿叶修早就知道,在第一次决赛后,还没成死敌模式的嘉世和霸图以增进友情为名出去联谊,韩文清抱着话筒没放吼了一晚上的单身情歌的时候,叶修就知道了。

  所以在国家队归来庆功,韩文清作为特邀嘉宾来到KTV的时候,叶修是怀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思的。

  “来来来!我为大家献歌一曲,high起来high起来!诶哟我来看看有什么歌,啊哈这里的歌挺全的嘛!你们都想唱什么?”黄少天进了KTV就开始蹦跶,上来就点了首神经病之歌。

  “黄少可以啊!”方锐抓过另一个话筒,跟黄少天一起嘎嘎笑,“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首歌,我要献给王杰希。”喻文州温和地点了歌,接过黄少天手里的话筒。

  他的嗓音温润好听:“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叶修在一边不嫌事儿大地接了句:“还真是,微草植物园,带你走过春夏秋冬。”

  王杰希站起身抽出喻文州手里的话筒:“我是你的爷。”

  “这首大悲咒,献给蓝雨。”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钵罗耶……”

  “我靠王杰希你什么意思啊,还会唱大悲咒,你要出家吗?”

  王杰希和蔼回答:“为你们特意做的功课。”

  “小周唱一个呗。”楚云秀嗑着瓜子撺掇了一下联盟的脸。

  周泽楷一愣,“嗯”了一声在方锐和黄少天的鬼哭狼嚎中去点了歌。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的那么近……”苏沐橙一见这歌,也干脆拿上了话筒,声音甜美,周泽楷声音低沉,两人又长得养眼,听得黄少天都不聊天,楚云秀也不嗑瓜子了。

  曲罢,众人赞叹着拍手:“出道吧出道吧。”

  “哎呀我妹妹真是好看。”叶修拿胳膊肘拐了一下韩文清,“是吧老韩。”

  韩文清淡淡道:“挺好。”

  “你也去唱一个呗,要哥帮你点不?”

  “不必了。”

  “我记得你挺能唱,我帮你点个单身情歌?”叶修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韩文清脑门青筋一跳,碍于在这群人中他是个前辈,没上手揍叶修。

  那边李轩唱着“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眼见着下一首楚云秀放飞自我点了首威风堂堂,苏沐橙偷笑着跟着点了一串什么lollipop luxury,本色,后面紧跟着喻文州出主意,黄少天和王杰希争着点的一串互怼歌:假如我是真的、如果你是假的、你还要我怎样、爸爸原谅我、如果这都不算爱、我就知道那是爱、我是你的谁、儿子,我是你爸爸……

  直到看到“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后面跟着“翔”,黄少天笑起来:“哈哈哈哈可以说是很过分了!我在你眼里是孙翔啊!”

  孙翔炸毛:“我靠你们互怼关我什么事啊!”然而以孙翔的口才实在是怼不过对面三人。

  周泽楷护短,见状默默走过去,点了一首——丑八怪。

  见他们愣着,又默默点了一首——人帅真好。

  然后整个KTV回荡着黄少天的咆哮:“周泽楷你给我等着!咱们竞技场pkpkpkpk!”

  “大家静静啊!”叶修终于出面了,“我们让韩文清大大给大家唱一首!”

  韩文清在这里一直忍着没去唱,毕竟在这些人面前也就叶修张佳乐跟他资历差不多,若是去唱没忍住唱过头,就有些掉面子了,叶修在一边撺掇他半天了,见他还是没动,叶修干脆直接吆喝了一声。

  张新杰默默看了一眼韩文清,嗯还是那个钱包脸。不过大家都是听垃圾话够多的人,这点垃圾话还真是不算什么。

  出乎意料,韩文清居然真走了过去,点了一首——义勇军进行曲。

  在MV鲜艳的国旗中,一众人肃穆而立。

  “我想敬礼。”“我想跟着国旗看有没有恰好结束到顶。”

  叶修笑:“也挺好,咱们比完赛在人家苏黎世升了咱们的国旗,在这里给老韩再唱一次国歌也好。”

  张佳乐想起来倒是瞬间开心,神采奕奕地跟着唱了起来。

  “哟,说来张佳乐还没唱呢,唱个什么不?比如——诶?有没有什么歌叫亚军?”

  张佳乐没理他,去点了一首star sky,拿真嗓飙了一路高音。

  “厉害啊张佳乐,这么高。”

  “可以说是很有气势了。”黄少天在一边点头,“不愧是拿了……”

  见张佳乐瞪他,黄少天改口:“世界冠军的男人!”

  “哈哈哈对了有没有什么歌叫冠军,咱们一起唱一个?”

  “我看看……呃……没中文的,找到一首叫we are champions的。”

  叶修看着歌词,点了一支烟。这KTV是氧吧,抽烟也闻不到烟味。

“I've done my sentence

  But committed no crime

  And bad mistakes

  I've made a few

  I've had my share of sand

  Kicked in my face

  But I've come through

  And I need to go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We are the champions my friends

  And we'll keep on fighting till the end

  We are the champions……”

  叶修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佳乐盯着歌词,有些出神,众人慢慢跟着也哼了起来。

  苏沐橙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思考片刻,还是没说什么。

  是的,他们是冠军,无可替代的冠军。

  这时门开了,刚刚出去的肖时钦抱了一大堆零食和饮料,众人一见歌也不唱了,一拥而上开始抢吃的。

  话筒被放在了韩文清的面前。

  韩文清自然不会和他们抢零食,瞅着眼前的话筒。

  叶修瞅着他。

  “老韩你别扭什么?想唱就唱要唱的漂亮……啊呸,想唱就去唱吧。”

  叶修起身点了一首歌,自己拿了一只话筒,另一只递给了韩文清:“咱们也认识十多年了,一起唱一个吧。”

   韩文清目光沉沉,接过了话筒。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苏沐橙嗑着瓜子在一旁笑吟吟看戏。

  “老韩,十年了。”

  “嗯。”

  “你怎么没点表示?”叶修不满,冲他吐了一口烟。

  韩文清站起身,为了表示一连点了十来首歌。

  叶修:……

  后面是一众小辈景仰而难以言喻的目光。

  最终,在韩文清威武雄壮的“滚滚长江东逝水”中,大家看看时间准备回酒店,第二天各自回去,大家就各自为战了。

  “啊……又要回去打王杰希了!王大眼你多吃点中药补补免得伤身啊。”“手残和话唠吗?”“哼,你们先打赢我们队长吧,我们队长可无解,现在联盟里没谁单挑能赢吧。”“孙翔你补补脑子再说我们好吗?我队长不用手速智商就能碾压你……”“蓝雨这么厉害,还不是没有女孩子。”“世界冠军拿了,联盟冠军我可也还没准备放过,你们可别嘚瑟。”“……”

  闹腾着,众人勾肩搭背零零散散出了门,叶修和韩文清最后起身。

  “老韩……唔!”叶修扭头掐灭了烟正准备说点什么,就被堵上了嘴。

  松开嘴,叶修喘了口气:“怎么突然……”

  “表示。”韩文清冷淡地说,但是眼里掩饰不住有些笑意。

  “你这表示了可怎么办啊?”

  “结婚。等我打不动比赛。”

  “诶哟这么自信我会等你啊。”叶修挑挑眉,“那你以后可怎么唱单身情歌啊。”

  韩文清伸手整理了一下叶修的衣服:“以后不唱单身情歌了。”

  “我唱征服。”


联盟大家如何卖安利


1 黄少天:我跟你讲!荣耀可好玩了,不管是jjc还是野外都很好玩哦!说起来我好久没去网游里面玩了,啊你说为什么啊,毕竟我是一场比赛几十万的剑圣嘛!平时好忙的,队长抓训练也特别紧,偷偷溜出去都能被猜出来。不过要是你玩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跟你一起好啦,来玩嘛来玩嘛!
(好好好你这么可爱我玩我玩还不行吗,不玩的话大概会被烦死OTZ)

2 韩文清:(递过一张账号卡)荣耀挺好玩的,你试试吧。
(我……小的一定,一定去玩,哦不,马上去玩!)

3 张新杰:荣耀是目前技术最领先的游戏,画面精美,制作用心,操作自由度极高,战斗方式多样,我觉得你不妨一试。
(找不到理由拒绝……我玩。)

4 唐昊:我荣耀挺厉害的,你要不要试试打赢我?
(不用了,打不赢。瘫)日天你这样安利是卖不出去的。)

5 王杰希:周围人挺多都在玩荣耀的,你要不也玩一下,跟大家更有共同语言。我可以带你,你尽量跟上。
(好的爸爸!知道了爸爸!杰希爸爸带我我当然要玩啦!)

6 孙翔:嗯……荣耀这个游戏,挺好玩的,我也在玩……不玩就算了。
(羊习习乖,想让我玩就坦诚点嘛。)

7 周泽楷:荣耀,真的好玩。
(玩!冲你这张脸我也吃安利啊!)

8 喻文州:你听说过荣耀吗?想不想玩,我和你一起。
(好好好,来苏死我吧!)

9 楚云秀:来玩荣耀吧,今天我追的剧没更新。
(……真的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10 肖时钦:我觉得荣耀这个游戏挺好玩的,你有兴趣吗?我会一点可以教你。
(不用谦虚啊小事情,你推荐的肯定好玩啦。)

11 方锐:嘿嘿嘿,我们打个赌,你猜我把老叶的烟藏到哪了,找不到就来玩荣耀吧!
(我猜不到,也不玩,冷漠.jpg)

12 苏沐橙:我很喜欢玩荣耀,你也来一起玩好吗?
(沐沐女神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14 叶修:荣耀啊,我玩了十年了,还没腻,再玩十年也不会腻,试试吗?
(试!)

15 苏沐秋:我没有办法继续玩荣耀了,挺舍不得的,你代我玩玩吧。
(好😭)